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2011博物馆微博闹新年

2018-11-30 18:17:37

2011:博物馆微博“闹”新年

站在四川博物院门前组织友活动

四川博物院微博团队(右起:李江涛、任卓、杨晓华)

四川博物院院长盛建武接受媒采访

本报卢毅然

细雨中,不一样的四川博物院和您一起迎接新年。——引自四川博物院官方微博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三,民间俗称“小年”,北方地区讲究要“糖瓜祭灶除尘扫年”,从今天起,这春节已经进入倒计时了。大家都开始准备着过年了吗?——引自国家博物馆官方微博

主题过大年,大家来竞猜……1月26日至30日,每天提出两个有关宫里过年的问题,每天将选出16名获奖者。

——引自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

……

“我们在络开办官方微博的目的,就是希望在当今信息化社会与公众加强沟通交流,开创一个‘博物馆回答问题的时代’……”2011年新年之际,四川博物院微博团队负责人、博物院策划部主任李江涛接受采访时表示。而在接通之前,出门办事、不在院里的他,刚刚通过在四川博物院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新信息。

除了四川博物院,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从2010年开始,特别是从进入2011年新年以后,近20家(不完全统计)公共博物馆和民办博物馆先后在各门户站以馆方名义开通微博,加上其他博友开通的“非官方”博物馆主题微博,仿佛一夜间在互联形成一个“博物馆微博团队”。博物馆的展览、活动信息通过富有亲和力的微博平台即时发布,专业人士和普通民围绕博物馆服务公众等话题随时交流,在人们印象中或“老成持重”或“养在深闺”的博物馆,从未如此“青春焕发”,从未如此走近普通社会公众。

博物馆微博的“元年”和“元月”

“(2010年)12月31日晚上,我眼看着川博腾讯微博主页上显示的‘听众’人数突破了10万。”李江涛带着激动对说道。这里的“听众”,指的是“收听”腾讯微博的注册友,而在新浪微博,这样的友被称作“粉丝”。四川博物院开通微博较早,2010年9月在新浪开了一个,12月8日起又“转战”腾讯开通了官方微博,博物院与腾讯大成(腾讯成都分站)合作办了几次公益性活动之后,“听众”数量猛增,到截稿时,四川博物院微博的“听众”人数已经突破了12万。

相比之下,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官方微博属于“后发制人”、后来居上。也许是受到四川博物院微博的启发,之前在新浪开有“故宫官”微博的故宫博物院,从2011年1月1日起也在腾讯开辟了“第二战场”——有“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认定“V”字标志的“故宫”微博(故宫博物院官方博客同时在腾讯开通),由于故宫特殊的地位和影响力,加上故宫微博团队——故宫院办几位工作人员的随时随地“忘我编织”,短短十来天“听众”人数就突破了百万,增长多的一天竟达到40万人!故宫微博团队娓娓道来、细致生动的“宫派”写博风格被友誉为“可爱官方微博”,到截稿的1月27日,故宫官方微博的“粉丝”已达到162.5万余人(不包括“故宫官”微博的2.5万余人)!

国家博物馆也不甘人后。国博从2007年3月开始闭馆进行的改扩建工程已近尾声,人们对预计于今年三四月间全新亮相的新国博充满好奇与期待。1月13日,国博在腾讯开通了官方微博。作为故宫的“邻居”,同样有着特殊地位的国博,其微博的亲和风格与故宫相近,在短短两周内同样吸聚了“超人气”,到1月27日下午,国博微博“听众”已超过96万人。

“古老”的博物馆,“青涩”的微博,似乎在不经意间约会在一起,其背后却是传统博物馆在信息化时代向何处去的深刻话题,博物馆与门户站的公益性合作也反映了尚在成长、竞争中的国内微博站的价值取向和发展走向,“粉丝”在短期内的猛增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众对有些“生疏”了的博物馆其实有着相当的兴趣和渴求。尽管一些博物馆较早开通了微博(内地早开微博的博物馆据信为深圳博物馆,2009年10月开通),但观照2011新年博物馆微博的全面热闹开场,或许我们可以把2011年称为博物馆的“微博元年”,而故宫和国博两个国内重量级博物馆官方微博相继红火开张的1月,自然就真正成为博物馆微博的“元月”了。

对博物馆和公众都是新鲜生动的体验

微博,“微型博客”之简称,互联“web2.0”时代的新宠,2006年早出现在美国,2009年引入中国,因其发布、传播信息和与博友互动交流的方便快捷而发展迅猛。2010年,被称作中国互联的“微博元年”,开微博、聊微博,已经成为时下无论“草根”还是名人共同关注和参与的文化现象。而互联的每一次技术进步在国内都会带来有中国特色的文化潮流,在“个色”的名人、“草根”微博之外,一些政府部门、企事业机构纷纷开通的“官方微博”分外引人注目。

相比一些政府部门开通的主要以单方面发布信息为主的官方微博,目前开通的“超人气”博物馆官方微博都主打“亲和牌”“互动牌”,信息丰富、互动频繁、参与性强的微博大有真正成为“微型博物馆”之势。故宫和国博的微博主持人平和大气又不失幽默的语言风格时时被“粉丝”们以“可爱”“雷人”“萌”等词语来形容,而博主作为拟人化的博物馆更被“粉丝”亲切地呼为“故故”“宫哥”“博哥”,“宫哥”(故宫)和“博哥”(国博)在微博见面时则互称“兄弟”、惺惺相惜。一时间,印象中因循古板、不苟言笑的博物馆“大爷”成了事无巨细有问必答、亦庄亦谐甚至可推心置腹的“哥们儿”,这对放低身段、有意为之的博物馆和因意外而惊喜的公众来说,都是前所未有、值得细细品味的新鲜体验。

仅以故宫微博为例:“这里,有你看得到的,看不到的故宫;这里,有你想知道却不曾了解的故宫;这里,有你关注的,感兴趣的故宫;这里,有鲜、及时、靠谱、给力的故宫。”在打出如此“广告语”的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主人“故宫”在每天发布“院史上的今天”“今日推荐”“故宫秘境系列”等介绍故宫文物、历史和展览、活动动态的“广播”信息之余,或不厌其烦地回答“听众”的各种提问,或“转播”、点评国博“兄弟”和其他博友的帖子,时不时又来一段自言自语:“也许故宫很时尚,也许故宫很老套儿,也许故宫很纠结……但是故宫很实在,你的问,我的答,告诉你的,就是故宫,就是故宫博物院。”现实中的老大故宫化身为一位有血有肉的博主,胸有城府、满腹经纶,淡定从容间却又充满活力和张力。“心情”好时,甚至“我吃饭回来了”的些须小事也要广播,让纳闷的“听众”作被“雷”状:故宫也要吃饭?而面对友一些精灵古怪的跟帖和提问,“他”又能用轻松调侃一一化解——“(问)如何确保所有的游客在闭园的时候都已经离开?”“(答)游客总喜欢躲在那么几个地方以为我们看不见”……令人会心一笑。

“古老的故宫,现代的微博,完美的结合。故宫这种开放方式,必须赞!”“这个故宫有意思!”“我很喜欢现在的这个形象和口气,非得和联播似的?故宫加油,微博就是比肩的地方”“朋友经常转一些故宫的围脖,感觉很有趣,也很亲切:他不是那么端着高高在上,他有时候儒雅、睿智、知识渊博;有时候又调皮捣蛋,偶尔还幽一默;更多时候他就像邻家小哥哥,为你解答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我猜测维护这个围脖的应该是个二十七八岁历史或中文系毕业的年轻人。”“故宫博物院里住着一帮老学究,相信发这个微博的不会是戴眼镜白胡子的老大爷,估计是一美女”“不得不说这微博主是可爱的官方发言人”“老院子焕发了新活力,背后的灵魂一定是个潮男!!哈哈!喜欢这样的故宫有人情味!”……不难看出“故宫”为何会被友称为“可爱微博”了。轻松活泼的风格、无微不至的交流缩短了博物馆与友的距离,使服务公众的博物馆切实走近公众。这不是“小儿科”,而是博物馆办馆理念在互联时代实实在在的大进步、好尝试,何乐而不为呢?

把博物馆还给公众让博物馆的脉搏融入时代

互联时代的新生事物的发展真可谓瞬息千里。各大博物馆的微博在新年伊始人气猛增、风光无限之际,有谁想到,就在短短两个月前,面对博物馆微博普遍缺乏人气的状况,有关专家还曾经表示担忧呢?

“微博可以将博物馆的动态信息更广泛地传递给大众,可以实现博物馆与大众在信息上及时地互动交流。”“传播学大师麦克卢汉说:‘媒介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也是区分不同社会形态的标志,每一种新媒介的产生与运用,宣告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微博的出现,或许也就预示着一个媒介新时代即将来临。我国的微博市场尚处于用户培养期,潜力巨大。希望博物馆尝试运用并用好微博这一新兴工具,更好地开展工作,并借此拉近与公众的距离。”——专家看好博物馆微博的未来,但当时的现实是,就在2010年11月,人气的某博物馆微博的“粉丝”数量也只有5000余人,“这与名人(微博)几万甚至几十万的粉丝量尚不能比”。

“微博的传播是裂变传播,其信息波及的范围大小与其粉丝多少有关,粉丝越多,所发布的信息就能被越多的人看到。目前博物馆微博受关注不够,粉丝少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微博处于起始阶段,还有很多友不熟悉;二是与我们博物馆微博自身有关,博物馆微博信息更新缓慢,与大众互动不够等等。前者与络环境有关,我们无法改变;而后者就要求我们博物馆开通微博后要找专门的工作人员来维护,及时将博物馆的动态信息发布到微博上,越是积极更新,越是受到大家喜欢,试想如果好久没有一条信息发布,那个‘脖友’还有兴趣关注你的微博?”专家的分析恰如其分。而观察几大博物馆微博的迅速“走红”之路,正是由于在“专门工作人员”和“及时发布,积极更新”两方面给予了重视和加强,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使得博物馆微博的发展在不到两个月后就迎来了生机勃发的春天。

各博物馆的年轻微博团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官方微博刚开始时,我主持了一阵。但现在,主要是由小常和小达打理了。”故宫微博团队的“带头人”,故宫博物院院长助理、院办主任冯乃恩对表示。在有关介绍中,这个3人团队两男一女,各有特点:冯乃恩,42岁,喜欢络和一切新鲜事物。常凌星,28岁,“80后虫”,爱旅游、打篮球。小达,33岁,爱络,爱读书……难怪“故宫”在微博面对友“潮男”“美女”“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等猜测时“故弄玄虚”:有对有错。

别以为博物馆里的工作人员尽是垂垂老者,在四川博物院230余名员工中,3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到了80%。这里的微博团队也由3人组成,都是川博的青年业务骨干:刚满30岁的李江涛2008年从英国伦敦金斯顿大学博物馆策展专业留学归来后受到重用,他参与了于2009年5月改建开馆的四川博物院新馆的前期策展建设工作,在工作中常有基于国际博物馆业界先进理念的“点子”闪现,他主要负责川博腾讯官方微博的维护,并与同样年轻的陈列展览部副主任任卓博士共同负责协调展览和活动策划支持。负责川博新浪官方微博的宣传教育部副主任杨晓华则是院里年轻的中层管理人员,只有24岁,正是他在2010年9月首先向院领导建议,在新浪开通了川博的个微博。

“我们希望络能够为社会,为公民提供更多的服务,传达更多的声音。博物馆是公众的事业,我们的陈列展览、社会教育包括学术工作都应该加强与公众的互动交流。我们提倡当代中国博物院的办馆思想和理念就是把博物馆还给公众,公众的需求就是我们的追求。从2009年开馆以来我们一直追求和公众的互动,把我们博物院的信息不断传达给公众,也不断了解公众对博物馆的需求。在这个方面,实实在在地讲,四川博物院在全国博物馆中应该是做得很前卫的。”四川博物院院长盛建武谈到博物院开办微博的意义时这样表示。

微博和络毕竟只是一种工具,虽然微博还很“年轻”、方兴未艾,但互联技术更新换代的迅速随时可能会产生新“玩意儿”、新的更先进的信息平台形态。博物馆微博经历了2011新年“井喷”式的发展之后,如何进行常规运作和常态化管理,还需向前看。从这个层面上说,博物馆开微博的意义其实并不在微博,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博物馆自身——服务公众,融入时代,不能肯定说抓住了微博就抓住了未来,但起码是抓住了现在。

重庆石英砂
养森赋活紧致精华液
医院废水处理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