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合肥信息港 > 旅游

酋长别打脸 第403章 荒域之主

发布时间:2019-10-15 18:26:34

酋长别打脸 第403章 荒域之主

哪怕盘骨有多少的不满,此时面对兵败如山倒的局势,也只能逃跑。

“我不甘心呀!”

盘骨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攻城战刚开始就战败了,以至于自己的近卫团还没出手,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盘骨的私军还极大的保存着,哪怕攻不下朝歌,回去也能做一个荒域野人王。

“撤吧!”

盘骨叹了一口气,下令了,他准备回遗迹,再蛰伏几年,顺便融合一些强大的混沌巨兽出来。

顽石这次运气不错,在攻城的序列中,排在了中间,可是总有轮到的一刻,没多久,顽石部落就开始踩着城门前夯实的土地前进,准备冲锋攻城了。

“大酋长,怎么办?要行动吗?”

“快行动吧,不然攻城的话,必死无疑!”

“尼玛嗨,现在叛乱,是找死吗?”

部下们吵做了一团,攻城是不可能攻城的,巨鸟都被杀了,那个三米级的变异野人更是被一个女孩活捉,然后就是丰京巨人冲阵,狂虐混沌巨兽。

砰!砰!砰!

冲击气浪肆虐,掀起的灰尘,吹得众人眼睛都睁不开。

“尼玛,反了!”

顽石知道这不是的叛乱时机,可是不然怎么办?冲阵?那些巨人能把他们的屎都打出来,可是就在他准备大吼,通知事先联络好的几位大酋长时,就听到后阵传来了骚动。

“什么鬼?”

顽石回头,然后就傻眼了:“诶?诶?”

顽石惊诧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因为那个嚣张自大的野人王,竟然撤退了,他这一退走,让后阵的野人们自然出现了慌乱,有人不知道如何是好,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有的人则是跟着撤退。

“这是什么套路?”

一位大酋长过来了。

“要不要追上去?现在可是向朝歌表忠心的大好机会。”

“你们想死,就自己去送,野人王的近卫团还很完整呢。”

“完整有个屁用,那些巨人冲上来,什么近卫团都要完蛋!”

不得不说,顽石虽然是个野人,可还是有些远见的,他一咬牙,就招呼部下,佯装撤退,却在快速的接近野人王的兵团,准备伺机而动。

其他大酋长还在纠结,突然看到从朝歌城中,飞过来一片‘乌云’,快速的从头顶掠过。

“那是什么鸟?”

“上面好像还有人?”

“这也是兵种?”

大酋长们的见识太浅薄了,根本没听过空骑兵这种东西。

空骑兵的优势,就在于机动性,如果是夏季的话,枝叶茂密,影响射界,可现在是森寒料峭的冬季。

“在那边!”

探路的先锋斥候发现了目标,立刻指示方位,空骑兵汹涌而来。

“全体准备!”

阿布一声令下,龙人们立刻开始攻击的步骤,准备蒸汽步枪,处于待激发状态。

“冲锋!”

呼!

龙人们操控着双足飞龙,立刻下降了高度,然后又在一声‘射击’后,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

弹丸呼啸。

听到动静的野人们,纷纷抬头。

“大王,天上有东西!”

野人们只是警戒着后方,根本没想过会遭到来自天上的攻击,等到枪声响起,还没有意识到要面对什么。

啪!啪!啪!

弹丸打断了树枝,呼啸而下,命中了野人们的身体。

鲜血迸射,惨叫响起!

啊!啊!啊!

野人们瞬间倒翻一片,身体被蕴含着强大动能的弹丸撕裂,这种时候,直接死掉,反而是一种幸运,重伤的,也没人救援,只能喘息着,被死亡的折磨,走向生命的终结。

砰!砰!

一个俯冲,龙人们三发连射,之后拉动缰绳,迅速爬升,那些训练有素的龙人,还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只靠双腿控制双足飞龙,而腾出双手,抓紧时间装弹。

“那是什么兵种?”

盘骨满脸震惊。

大先知的嘴唇哆嗦着,完全说不出话了,他的眼前,是一片血腥的地狱。

“为什么?为什么?”

大先知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小的一枚小球,却拥有如此恐怖的杀伤力。

这些近卫,可都是野人王精挑细选出来的,可是被轻松轰杀,他们身上的皮甲,完全挡不住敌人的攻击。

“他们又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然后又是一阵爆豆般的枪声。

砰!砰!砰!

一大片野人萎顿倒地。

盘骨看着抓在手中的野人近卫,脸色近乎苍白,危机之下,他抓了一个近卫当肉盾,可是那枚弹丸还是射穿了肉盾,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股钻心的刺痛,在身体中弥漫。

“这到底是什么武器?”

脑子里转悠着这个念头,盘骨一把丢开胸口被打烂的肉盾,拔腿便是一阵狂奔。

充足的战斗经验,让盘骨本能的选择了枝干比较密集的地带逃跑。

龙骑兵紧追不舍。

至少少数近卫追随盘骨的步伐,其他人互相观望了一眼,就四散逃走了,没办法,敌人太强了,跟着盘骨,是死路一条。

顽石追上来,看到的就是一地的血腥,死状惨不忍睹。

“救……救命!”

一个伤者哀嚎。

“野人王呢?”

顽石很狡诈,不敢使用盘骨这个名讳:“说了我就救你!”

“那……那边!”

伤者指路。

顽石又问了一个伤号,确认没错后,立刻带着部下去追,至于救人?拜托,他又不是老好人,没趁机把这些人当做过冬粮烤着吃掉就不错了。

“大王,跑不掉了。”

大先知脸上的血色褪尽了,天空那些家伙每一次俯冲,都会干掉不少野人,可是现在,已经不攻击了。

这不是没了武器,或者心存善意,而是像打猎一样,在驱逐猎物,消耗他们的体力,以便活捉。

“不要放弃!”

盘骨激励士气,他抬头望了一眼,郁闷烦躁的吐血。

敌人要是在地上,自己大不了拼死一战,即便死,也能拉几个垫背的,可是人家上天了,这怎么整呢?

野人王自从捡到混沌宝珠,实力大进,干翻各路大酋长,推平诸多部落,以为自此会走上之路,可是没想到,这才半年,就又体会到了当年在底层挣扎时的憋屈。

“我为什么要来攻打朝歌呀!”

突然间,盘骨后悔的要死。

在一口气逃出了十里多地后,盘骨身边,已经没有部下了,只剩下一个孤家寡人。

“你们有种下来和我单挑!”

盘骨实在累的够呛,他喘着粗气,不得不停下来,于是紧握着弯刀指着天空叫骂。

眼看着部下一个个被射死,那种压迫感实在太恐怖了。

龙人们在天空盘旋,冰冷的目光,宛若秃鹫盯着即将死亡的野兽,这种激将,还无法让他们生气。

“很好!”

盘骨神色一喜,一边喝骂,一边趁机多休息一会儿,可是阿娜开始俯冲了。

砰!砰!

两枪连发。

一枚打在弯刀上,强劲的冲击,让手腕一震,弯刀差点脱手,另一枚则擦过了小腿,打进了泥土中。

鲜血涌出,疼痛袭来,让盘骨的心脏猛的一抽,下意识的转身,开始逃跑。

这感觉糟透了,就像被一根套索绞在了脖子上,正在逐渐的收紧,盘骨只能眼看着,却无能为力。

“不行了,跑不动了。”

顽石弯腰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气,她感觉肺部火辣辣的烧,肺叶都要吐出来了。

“大酋长,这么跑下去,会死的。”

部下哀叹。

“的功劳跑了,好可惜。”

顽石不爽,只差这一步,就能得到夏野的信任,成为他的一条猎犬了。

“你是顽石部落的大酋长?”

就在顽石准备返回,却猎杀一些重量级的头颅时,一道虚弱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谁?”

顽石盯向了十点钟方向,全神戒备,很快,他看到大先知从一个树洞中爬了出来,他的身上,还有大片的血迹。

“您受伤了?”

顽石赶紧跑了过去:“要不要紧?”

“还死不了!”

看到顽石的态度,大先知很满意,于是催促:“赶紧带我离开这里,放心,等回去了,我一定重重的奖励你们。”

“哦!”

顽石确认大先知伤重,无力抵抗后,一颗心放了下来。

“嗯?你发什么呆?赶紧带我离开呀!”

大先知催促。

“好!”

顽石答应着,使了一个眼色,大先知背后的一个部下,立刻抡起手中的弯刀,狠狠地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砰!

鲜血横流,淹没了脸颊。

“妈个叽,你要死呀?”

顽石破口大骂:“他要是死了,我拿什么邀功?”

朝歌城门已经打开,全军出动,猎杀和驱逐溃逃的野人。

三万野人大军,刚刚抵达朝歌,连一个小时都不到,便被击溃。

这战绩,值得夏野炫耀一番,可是夏士莲看到他,神色一如既往,宠辱不惊。

“这心态,简直了!”

夏士莲觉得换做自己的父亲,怕是都不会这么淡定。

夏野追出了三里,就懒得再往前跑

,让珈朵指挥,自己则返回朝歌,准备找墨芜蘅研究一下,看一看能不能将弹丸改造下。

开花弹对于步兵,杀伤力爆表。

盘骨实在是爬不动了,他还佯装凶猛,可是早被龙人看穿了。

这一次,双足飞龙俯冲后,十几个龙人径直跳了下来,有一半拔出弯刀,围了上来。

“我投降!”

看到被那种可怕的武器瞄准,盘骨很干脆的丢掉了弯刀,躺在地上装死狗。

朝歌的城墙,因为是用沼泽泥潭改建而来,所以只要有元气,就可以自行修复,只是三天,裂缝和大坑已经被填平了。

时值正午,先祖祭坛前的小广场上,跪了七十多位野人酋长。

哪怕是寒冬腊月,可是酋长们依旧汗流浃背,战战兢兢,在他们四周,是荷枪实弹的龙人,以及英姿飒爽的永恒岛女战士。

别看人不多,但是没一个大酋长敢反抗。

很快,一个野人跑来了,大家都认识,他叫做星期五,是那个朝歌大酋长的狗腿子。

别看这里边不少都是拥有数百乃至上千人口的大酋长,但是他们宁愿和星期五互换身份。

“大酋长驾到!”

星期五喊了一句,看到那些大酋长没反应,顿时抽出马鞭,劈头盖脸的抽了过去。

“发什么呆呢?都直起腰,挺直背!”

星期五呼喝。

夏野来了,坐在了鬼爷搬来的椅子上。

大酋长们,终于近距离见识到了这位朝歌的主人,不,应该说荒域的主人才对。

一身麻布衣服,简单的穿在身上,身体并不是那种肌肉大汉,反而有点英俊和清秀,惹人注目的,还是他那只眼睛,清澈炯亮,让人对视一下,便充满了好感。

左眼带着眼罩,但是并没有损伤他的风采,反倒是多了一股铁血强硬的味道。

“拜见大酋长!”

顽石个喊了起来,其他人后知后觉,赶紧大吼。

“你怎么也跪在那里?”

夏野蹙眉。

“大酋长,我……”

顽石欲哭无泪,之前商量好的,他要作为内应,率领一部分盟友反叛,可是不等自己动手,恐怖的朝歌军团就把盘骨大军给干趴了。

要不是抓了一个受伤的大先知,顽石这会儿连跪在这儿的机会都没有,因为那些只有两三百人的小部落酋长,根本没资格觐见夏野。

星期五伏在夏野耳边,解释了两句。

“起来吧!”

夏野吩咐。

“谢大酋长,不,谢野人王。”

顽石灵机一动,换了称呼。

其他大酋长的目光,都看了过来,眼神不善,这个家伙,似乎是个叛徒呀,这一刻,他们倒是羡慕他了,自己怎么就没有这头脑呢?

“哼!”

顽石才不怕呢,经此一战,夏野就是荒域真正的霸主了,自己只要抱紧他的大腿,谁敢收拾自己。

“野人王,我们愿意献上自己的忠诚!”

“还有人口和粮食!”

“我们愿意效忠于您。”

大酋长们争抢着开口了。

“闭嘴!”

星期五咆哮:“你当我们傻呀,你们都是俘虏,你们部落的人口,是我们的奴隶,而你们的粮食和地盘,都是我们的囊中之物,谁用你们献上来了?”

一时间,全场静若寒蝉。

“把野人王和大先知带上来!”

夏野对这种吹捧,完全不在意。

吉林专门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广东医院检查妇科
安徽癫痫病医院贵
江苏治疗前列腺囊肿专科医院
治疗白癜风山西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