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合肥信息港 > 汽车

管办分离成了流行语

发布时间:2019-06-13 22:22:06

管办分离成了流行语

其实自己给自己投上一票,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举动,但如果刚说完要“管办分离”没几天,“管”的人就在“办”的权力机构大会上给自己投了票,如此行径让人多少瞧着有些奇怪,不够神圣,甚至较为滑稽。

但分别代表中国足协主席袁伟民和副主席张吉龙行使表决权的韦迪和林晓华的表情,还是非常庄重的。在中国足球协会特别会员代表大会上,作为足管中心主任和副主任的韦林二人,和另一位副主任于洪臣一起,全票当选为中国足协副主席,韦迪兼秘书长,林晓华兼司库。也就是说,在2012年2月10日这个寻常日子里,现任足管中心司局级干部和足协领导,终于合二为一了——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和之前的任何一届没有任何区别,和谢亚龙、南勇在位时的责权利也是完全相同的。

不过,这“一套人马”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在这个特别的大会上还有个特别的议题,就是讨论“管办分离改革方案”。

“管办分离”被“这套人马”视作今年的头等大事,也是中国足球联赛真正“去伪”迈向职业化的关键一步。特别是在青少年培养被证明为规模宏大的系统工程,国字号球队一时半会儿无赛可打的情况下,把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搞职业”了,似乎成了韦迪主任任期内有可能见成效的工作。

于是,“管办分离”继“五年重返亚洲”、“送少年留洋”之后,成为近段中国足坛的流行语,不仅被反复提及,还提上了议事日程,成立职业联赛理事会就是创举。

这个职业联赛理事会权力听上去挺大的,要负责联赛的相关事宜,要指导中超公司做大做强。联赛“办”的事儿都得是理事会的事儿,足管中心、足协都不再直接管联赛,这样就算实现了“管办分离”。尽管理事会的“一把手”由足协副主席于洪臣出任,理事会的相关人选也全由中国足协选出,而中国足协的头头脑脑全都在足管中心身居要职。

自己负责“管”,下属机构负责“办”,如果这样也算“管办分离”,也能够“分离”出实质性效果的话,南勇、谢亚龙那几位就不会现在还蹲在“号子”里,度日如年了。

管办不分离,脱不了行政色彩的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就不可能真正职业化。管办要分离,甭管叫理事会还是委员会,“办”联赛的就必须彻底脱离足管中心。否则,谁能保证理事会不受制于足协领导?谁又能保证集“官商民”于一身的足管中心领导,不重蹈前任覆辙?而连“管办分离”都分得粘粘乎乎不清不楚的“这套人马”,又能指望他们做出什么自削权力的壮举?

一位地方足协官员算是一语道破天机,他说:“我们足协当然不愿意分离,分了之后,权力小了,利益从何而来呢?”

把手里的权力交出去,就相当于把到嘴的肥肉吐出来,既需要勇气又需要牺牲精神,没有“强制执行”,仅靠“这套人马”的觉悟是不太可能做到的。

至少到目前为止,“管办分离”更像是句足坛流行语——人人都在说,但只是说说而已。谁当真,谁就“OUT”了。

治疗方案
游戏
微信应用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