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合肥信息港 > 汽车

消费升级浪潮下互联网加传统行业的市井雄心

发布时间:2019-05-15 01:11:13

回望过去一年,互联以前所未有的深度与广度连接着我们的日常,在同享经济、互联+这些年度热词背后,我们通过与生活在其中的个体对话,带您回顾这1年来,传统行业在与互联连接进程中的喜乐哀愁。

一个70后的非典型创业

1979年出身的张员算得上是北漂励志典型。2003年,他从湖北一个小乡镇来到北京,与友人合伙开起美发店,时逢非典肆虐,新店门可罗雀终倒闭。他熬过人生低潮,终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品牌逸丝风尚。13年后,如今逸丝风尚在北京已具有了36家门店,张员早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

八百万的北漂中,像张员这样改变自己命运的并不多。随着互联+风潮涌起,的确有不少的年轻人都走上了创业这条路,但真正修成正果的乏善可陈。特别是进入2016年,越来越多的人直观的感受到,生意越来越难做。

创业者和投资人将这番感受称之为资本寒冬,连风投女王徐新都坦言,做投资21年以来,今年上半年是次感受到这个冬天很寒冷。互联所具备的颠覆一切的气力次遭到了质疑。

但恰恰是在这个时机,张员开始与本地生活平台合作,把线下门店搬到了上,接受消费者的挑选。

美业与互联的接触其实是非常早的,打开运用搜索,能搜到的美甲、美发、美容多达数千款,但是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已经停止了更新,有的甚至已经打不开。前两年疯狂的美业O2O大战中,互联创业者们以极低的价格杀入这个行业,以巨额的补贴为抓手希望烧出一个未来,众多线下美发店也加入这场搏杀。九块九、十九块九做一次洗剪吹,低廉的价格令线下门店每逢周末即爆满,但繁荣背后并没有带来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团购以低价的方式杀入整个行业,直接带来美发行业价值的下降,这一点是我所不认可的。发型师是手艺人,他们要练就自己的手艺是需要时间本钱和财力本钱的。一个好的设计师,从培训学校学成后并不代表他技术非常好,他还需要少四到五年的现场实操去打磨自己的技艺,张员还透露一个行业公开的秘密,由于工作时间长,吃饭时间不固定,80%到90%的发型师都有胃病,他们牺牲了健康所从事的这份工作,团购站凭什么一杀进来就要求我们把价格做到十几块钱?发型师所付出的巨大艰辛这些都没有人看到。

O2O掀起血拼大战的时候,张员旗下的几家门店也上线做起了团购,但效果非常差,手艺人不认同这类低价的方式,线上引来的客人也是抱着占便宜的心理来,双方都没有从心理上认同团购这类形式。

互联给张员的印象很快发生了转变。

消费升级的浪潮来临,张员发现,顾客们在挑选美发服务的时候不再单纯以价格为衡量标准,从原来单纯寻求低价到看重服务品质,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转变。

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也在发生改变,2015年10月8日美团点评合并,O2O领域格局初定,烧钱补贴大战告一段落。O2O的服务本质开始遭到关注,单纯拼低价、一次性消费过后撒落的一地鸡毛其实不能带来这个行业的有序发展,发展品质,注重打造头部商户成为竞争下半场的焦点。

2015年年末,张员将逸丝风尚旗下所有团购类项目全部关停。重新在百度糯米上线,一张单子一张单子重新做起,尽管未占据先发优势,但张员对结果还是挺满意的,上线大半年了,效果非常好。目前来自百度糯米的顾客占所有客户比例为10%,今年是上线年,张员觉得这个比例在未来应该会不断扩大。

互联与传统行业的结合应该是帮助行业获得良性发展的,作为手艺人我们是需要互联的,客户也需要更多的手艺人供他了解和参考,像百度本地直通车等线上导流带来客户,但线下服务是重点,张员的思考是,互联只是一个工具,线下的服务才是核心。

除了北京的36家门店以外,逸丝风尚在贵州、郑州的分店也将开张营业,张员说,这些分店1开张就会在百度糯米、口碑和点评上线,互联是大趋势,谁拥抱得越早受益就越多。

60后创业老将的心声

如果说张员对互联的心态经历了谨慎到开放的变化,那60后的创业老将傅振和对互联的态度是的保守。

和庆斋的总店位于北京的北六环,从TechWeb所在的中关村去总店所在的沙阳路东贯市,开车需要1个小时,地铁加上公交则需要近2个小时。去见傅振和的路上,眼见周围人烟越来越稀少,我心里犯起了嘀咕,店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生意会好吗?

真的不要低估了吃货的决心,邻近中午时分,开车来吃羊蝎子的真不在少数。酒香不怕巷子深,好东西是不怕藏的。傅振和说,明年就是和庆斋成立10年了,这么长的时间里,我们有好大一批老客户,这一批人不管我们走到哪里,他们就会跟到哪里。

也许正是由于有着这样的底气,傅振和谈及时下互联对食这一行业的改变时,他的批评比赞赏多。

你看电视上曝光的那些问题外卖,那哪里是人吃的,互联+食品行业是让你拿这些东西来糊弄人的吗?从2007年成立和庆斋到如今,傅振和从来不提倡顾客叫外卖,除了自己所做的羊蝎子以外卖情势卖出难度较大之外,重要的原因是,他认为打一个叫来外卖,那并不是生活本来的方式,外卖的东西好吃吗?可能谈不上好吃吧,你们图的就是一个快捷和方便。这些快节奏的生活让你们年轻人失去了对美食的酷爱。

从去年9月份开始,和庆斋开始与百度糯米合作,将线下门店搬上络,客人可以预约、订座。试水之后效果不错,后来又在美团大众点评上线了。

尽管有了触的体验算得上不错,但傅振和认为自己这是被动做出的改变,客人一来就问,百度糯米上能搜到你们家吗?你们可以用转账吗?我做出的这些改变都是由于客户需求产生的,我们被迫加入了这场互联+的浪潮。

过去的一年,不管对于线上企业还是线下门店都是十分艰难的一年,随着流量和人口红利的消失,线上的企业说没有流量往线下去找,线下的企业说没有人要到线上去捞,大家都成长乏力。

以傅振和为代表的的一批创业者,他们看到了互联在流量和人口红利消失后的无力一面。随着互联下一幕的开启,互联与实体经济的跨界融合将不断加速。无论是被动接受还是主动拥抱,没有人能阻挡这股浪潮,很快越来越多的人会发现,线上的企业离不开线下的服务,而线下的门店离不开线上的导流和赋能,线上与线下的深度融合加速事件将会不断产生。

80后连续创业者的跨界体验

1982年出身的左志浩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有着十年快消品从业经验的他,在2016年进入服装定制行业成为依服宝CEO。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跨界算是跨得蛮厉害的。

服装行业与互联的结合其实很早就开始了,对绝大多数女性而言,开始购的物件就是衣服。但从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脱离不开的衣、食、住、行来看,衣这个部分与互联的结合还能做出新花样。

2014年5月和8月,央视《联播》两次报道了红领集团。尽管红领集团的名字远没有美特斯邦威有名,但它的净利润率却比顶峰时期的美邦还高。秘诀在哪里?红领走了一条大规模定制模式之路,即C2M(Customer to Manufactory)模式,全部以数据来驱动运营,实现了西装的个性化定制生产。

依服宝要做的其实也是这样一件事,就是把手中掌握的大量的服装定制经验,线下的一对一定制化服务经验搬到线上。

2015年,左志浩结束了自己先前的创业项目,以一个新人的姿势进入了服装定制行业,他逐渐发现这里面其实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中国服装成衣市场沿着生产商品牌商代理商零售商模式已有意无意地走上了以量取胜的门路。这类模式其实无法真实反应消费者需求,更难说满足个性化需求。在左志浩看来随着中国新富阶层的增加,在服装这方面,人们对个性化、品牌化、差别化的追求将会日益明显。

来自光大证券的一个数据为左志浩的判断提供了支持,该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私人定制服装市场规模在1022亿元,预计2020年将达到2000亿元。

2016年依服宝上线京东商城,开启在上定制服务。互联只是一个获客的模式,重要的部分依然是我们的服务,电商模式可以让交易环节变得省时省力,左志浩说,与互联的结合是必须的,它能直接带来效率的提升和相对更大范围的客户。为重要的是还带来了数据。

有了大量的数据就可以做用户画像,一个直接的改变是,为一名线下顾客做定制服务时,设计师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做面对面沟通,了解顾客喜好,左志浩说,但上则完全不同了,京东有着大量的用户购买和浏览数据,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很快的获知顾客的喜好,并进行有针对性的设计与推荐。

大数据其实也承载着服装行业的大未来,在左志浩的描述中,依服宝终想做的,其实是这样一件事,任何服装拆解开来都是一片片的,在数据的不断积累中,终是可以获得服装的结构化数据,有了这些数据是可以实现类似零部件的组合模式,这会大大节省生产和加工本钱。

服装行业目前仍然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每年春节前后,长达一个月时间里,服装行业会因员工返乡不得不停工的。在左志浩看来,一旦服装行业能够实现标准化和模块化,这个行业可能就不再需要这么多的人了,人不在机器照样可以运转,这可能是互联给这个行业未来带来的改变。

但是,并不是与互联结合就是光明一片,左志浩称,这里面依然会有坑的存在,服装行业站在时尚潮流的前沿,这是天然的趋势。如何在这种飞速的变化中,既能标准化又能适应时尚的多样化,仅靠线下的销售和生产非常困难。这需要线上和线下一起做才有可能实现。

所有人听着资本寒冬的论调度过艰难的上半年,而后在对同享经济的疯狂追逐中行将走过下半年。在这一年里,有人因创业失败黯然失色,有人仍在创业途中,为梦想而努力。TechWeb通过讲述三位创业者与互联之间的故事,让你感觉到这个时代下,互联是如何悄无声息的在改变着我们的现在和未来。

痛经气血虚弱证表现
月经量多吃什么食物补
月经褐色量少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