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远古文明的归宿埃及博物馆的艰难兴建之路

2018-12-07 05:29:03

远古文明的归宿——埃及博物馆的艰难兴建之路

随着英法兴建博物馆以及民众对异域文化兴趣的不断增长,埃及成为欧洲人猎获文物的场所。欧洲人不仅对法老时期的金银首饰和精美的浮雕壁画感兴趣,还对巨大的雕像、石碑等情有独钟。在欧洲列强对外扩张的19世纪,埃及名义上归属奥斯曼帝国,多位总督试图模仿欧洲列强在埃及实现工业化。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不惜把法老时期的文物当作外交工具。1854年,时任总督的阿巴斯曾将收藏于阿拉丁城堡的大量精美文物送给访问埃及的奥地利王储,目的是日后从对方手里获得西方先进技术。

埃及博物馆之父马里埃特

埃及逐步颁布文物保护法,以及埃及博物馆终得以建成与法国人马里埃特密切相关。马里埃特起初曾以不光彩的手法为卢浮宫获取科普特文献。但是后来,他意识到把古代埃及文物保存在埃及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开始通过各种方式促使埃及当局采取有效措施。1858年,时任埃及总督的赛义德成立了文物部,任命马里埃特为主任。马里埃特继续主持考古发掘工作,同时把主要精力放在保护出土文物和减少埃及文物的流失上。

马里埃特一直致力于建造一座博物馆。起初,他想将博物馆建在亚历山大,因为他认为绝大多数参观博物馆的人应该是欧洲人。不久,亚历山大至开罗的铁路开通,两地之间的交通变得便捷。马里埃特遂决定将埃及博物馆建在开罗的艾斯贝基亚区。然而,由于各种原因,这个计划未能实现。他不得不把位于布拉克的一座老房子改建成博物馆,此馆通常被称为布拉克博物馆。

伊斯梅尔任总督后同意在开罗中心区域建造一座博物馆,但由于资金短缺,计划终无法付诸实施。1878年尼罗河泛滥,布拉克博物馆被淹,许多展品被毁,马里埃特本人的发掘记录及绘图也付之东流。经过长达三年的维修,博物馆于1881年重新开馆。到了19世纪90年代,布拉克博物馆已经无法容纳快速增多的文物,馆藏品被迁到伊斯梅尔位于吉萨的宫廷,这就是吉萨博物馆。这座博物馆虽然房间很多,但是每间的面积并不大,加上建筑结构复杂,实际上并不适于用作博物馆。建造一座名副其实的博物馆又一次被提上议事日程。

埃及博物馆的艰难诞生

1894年,伊斯梅尔批准建造规模巨大的博物馆群,可以将文物按照法老时期、希腊化时期和伊斯兰时期,分不同主题向世人展现古代埃及文明,让博物馆成为埃及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的标志。埃及政府为此进行设计招标。,法国建筑师杜尔尼翁的设计胜出,这个建筑就是现在仍在使用的、位于开罗解放广场边的埃及博物馆。杜尔尼翁从古希腊和罗马建筑中获得灵感,存放着法老时期文物的博物馆因此充满了古希腊罗马建筑风格。伊斯梅尔原来设想的博物馆群也变成单一的建筑。

埃及博物馆于1902年正式开馆。博物馆的正面墙上刻写了埃及学创建者的名字。参观博物馆的观众还可以在院子里瞻仰马里埃特的雕像以及安葬着马里埃特遗骨的石棺。

按照当时的标准,埃及博物馆不仅满足了保存和展示文物的需求,而且为博物馆众多专业人员提供了现代化的实验室、工作室、图书室等。20世纪初,越来越多的考古队受政府或私人资助到埃及进行发掘。尤其值得提及的是,英国考古学家卡特于1922年在国王谷发现了未被盗掘的图坦卡蒙墓,从这座陵墓出土了许多精美墓葬品,被送进埃及博物馆,其中包括图坦卡蒙法老的棺椁和金质面具。

西方文化的渗透

随着出土文物日益增多,埃及博物馆无法容纳日益增多的文物,展览空间显得捉襟见肘。1924年,洛克菲勒基金会主席文森特访问埃及,恰逢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的创建者布雷斯特德也在开罗。布雷斯特德陪同文森特参观了埃及博物馆。回到美国以后,文森特向洛克菲勒的顾问和律师福斯迪克讲述了他在埃及博物馆的经历和感受。当年秋天,福斯迪克给布雷斯特德写信询问出资维修或重建埃及博物馆的可行性。布雷斯特德对福斯迪克的提议表示赞赏和支持,并倾向于建造一座更大、更加现代化的博物馆,毫不掩饰这项工程将产生的重大和深远影响。

1925年10月,洛克菲勒召集布雷斯特德等人签订了关于建造新埃及博物馆的议案。

美方要求:建立一个基金,由独立的“埃及考古基金会”管理基金;建立国际性的“埃及博物馆委员会”,由它决定与博物馆相关的事项并负责博物馆的日常运作。除了埃及政府个别与文化相关的官员以外,埃及博物馆委员会的成员都将是西方人。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英国大英博物馆和法国卢浮宫在委员会中各拥有一个席位;埃及博物馆委员会不仅负责博物馆的日常运作,日后埃及出土的所有文物也将由博物馆委员会来管理;从博物馆落成之日算起,33年之后其管理权才移交给埃及当局。

但埃及不愿意失去过多的主权,表示无法接受美方的提议。事实上,西方社会是把埃及博物馆作为渗透到埃及社会之中和控制埃及政坛的工具。布雷斯特德等人所设想的新埃及博物馆充满了当时在美国相当时兴的、通过博物馆把文化机制化的理念。

终,埃及政府于世纪之交为新埃及博物馆进行了独立设计招标,来自爱尔兰的设计事务所赢得竞标。这座宏大的现代化博物馆选址吉萨高地,距离着名的吉萨金字塔不足三公里。这座现代化的博物馆建成之后将成为世界上的考古博物馆,是吉萨高地上的又一人类创举。2006年,原来矗立在开罗火车总站拉美西斯广场上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像被运到吉萨新博物馆建筑工地,它将成为新馆入口处的标志。

埃及文物委员会在秘书长哈瓦斯的带领下,一方面为新埃及博物馆开工筹措资金,另一方面成立了文物追索处,制定了流失文物名单,并通报相关的博物馆和国际组织,试图索回流落在国外的古代埃及文物,并且在新馆落成后展出。其中着名的文物当属罗塞塔石碑和奈芙提提头像。奈芙提提头像由德国考古学家博尔夏特于1912年在阿肯那顿都城遗址发现。从20世纪20年代德国公开展出奈芙提提头像以后,埃及与德国之间的文物之争便持续不断。

今天的埃及人口中包括600多万被认为是法老后代的科普特人。如果这些仍然喝着尼罗河水的人无权继承古代埃及文明,那么信仰基督教的西方与法老文明之间就无法建立起必要的传承。对于严重依赖旅游业的埃及来说,早日建成新埃及博物馆对政府和民众都事关重大。目前,超期和超负荷运转的埃及博物馆依然在坚持,在等待。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花纹彩钢板
乐泰
二手电镀设备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