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北京为换蓝天未来五年压减燃煤1300万吨

2018-11-30 20:59:53

北京为换蓝天未来五年压减燃煤1300万吨,热点资讯,

原标题:北京为换蓝天未来五年压减燃煤1300万吨

【2013年,北京市提出未来5年压减燃煤1300万吨的目标,减煤比例达56%。】自2013年1月份全国大面积空气重度污染之后,雾霾一度成为全社会的热点词汇,而人们对环境污染的关切程度提高,也加快了我国能源结构改革的步伐, 以燃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必须逐渐调整 , 2012年,北京市燃煤总量2300万吨,占能源消费总量的25%, 2013年,北京市提出未来5年压减燃煤1300万吨的目标,减煤比例达56%。如何压减燃煤,用什么能源来替代? 来看在北京的调查。

服务北京半个世纪的大型燃煤电热厂关闭 新型能源电热厂取而代之

北京高井热电厂,位于北京西部石景山区,始建于1959年,是一座以发电为主,热电联产的燃煤电厂, 2014年7月23日,这座服务北京半个世纪的热电厂全面关停,这也是实施清洁空气行动计划以来,北京关停的座大型燃煤热电厂。

现场:5、4、3、2、1……

共同按下关停按钮的是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和中国大唐集团公司董事长陈进行,按下这个按钮,意味着北京高井热电厂3号机组正式与电正式解列。建厂55年来,该厂六台10万千瓦纯凝发电机组,累计完成发电量1996.9亿千瓦时、供热量5642万吉焦,为首都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保障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北京高井热电厂发电部副书记林永文:发电量我们一天,发电量应该在一千万度左右,供暖,我们供暖面积是1200万平米,按平米算。基本北京西部很大一部分地区是靠我们供。

:就是这些都用煤?

林永文:都是用煤,我们厂一直是烧煤。

:那当时一天大概是多少煤?

林永文:我们一天多的时候能烧到一万吨煤,少的时候也在6000、7000吨以上。

公开资料显示,6台机组关停后,每年可消减燃煤230万吨,消减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量分别为664.09吨、590.29吨和188.3吨。蔡玉涛,98年从河北保定电力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北京高井热电厂工作,16年来一直负责燃煤的运输工作,对于热电厂每天使用的燃煤量,有着为切身的体会。

北京高井热力厂发电部主管蔡玉涛:这是干煤棚。长是130米,宽是102米,高是86米,储煤量是4万吨,左右各两万吨。

:然后这个两万吨煤,大概多久能用完?

蔡玉涛:平均冬天供暖时候基本上一天一万吨左右。

:的时候,煤能堆多高?

蔡玉涛:八米左右。

:八米左右?

蔡玉涛:对。你看那个我们那个铁栏没有,基本上不过那个铁栏。

干煤棚

留意到, 此时干煤棚在做的清扫工作,而煤随着传送带从高处掉落时,激起的煤灰还是让四周被黑烟笼罩。

蔡玉涛:早的时候办公室都是,后来也是一点点好转。反正我早进厂的时候,1998年、1999年、2000年的时候,呛的时候掉一钢镚找不着了,但是呛的时候不是特别多。

蔡玉涛告诉,和煤打了十几年交道,从开始的不适应,到慢慢的习惯,现在要离开,多少还是有些不舍的。就在老电厂的一墙之隔,一栋巨大的四方形的建筑已经拔地而起,外表覆盖着红色、粉色和黄色的装饰板,显得科技感十足。这就是替代老电厂的高井燃气热电厂,这里使用清洁的天然气发电,蔡玉涛在这里也会有新的岗位。

高井燃气热电厂

:你现在所擅长的这个专业肯定用不上了?

蔡玉涛:对,换专业。到时候走着看,将来干什么,肯定不会没工作。

高井电厂原有员工1000多人,而新建燃机项目可提供的岗位仅左右,不到三分之一,和蔡玉涛一样多数职工将面临转岗和安置。没有高耸的烟囱、没有巨大的冷却塔,进入中控室,一排液晶显示屏铺满整面墙壁,每一道工艺、工序、班组日志等的运行情况,一目了然。

新建燃机项目

北京高井热电厂发电部部长助理杨亚辉:高井燃气机电厂,共建有三台9F级350兆瓦的燃气机组,它使用清洁的天然气发电,燃烧之后产生的是二氧化碳和水,对环境没有影响,它的工作面积能够达到1924万平米。

杨亚辉告诉,过去,操作台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各种手柄和按钮,而现在动动鼠标就能迅速准确地操作。

杨亚辉:区别就是我们燃气机组的自动化水平很高,然后工作效率也很高,发电效率也很高,这样能替代咱们的燃煤对环境的影响很小。燃烧之后产生的是二氧化碳和水,对环境没有影响。

按照2010年北京市市政府印发的《关于加快构建本市安全高效低碳城市供热体系有关意见的通知》,北京在“十二五”期间要按照“两扩两迁,先建后拆”的原则建设四大热电中心。即:扩建华能热电厂建设东南热电中心;扩建草桥热电厂建设西南热电中心;统筹三热和一热拆迁工作,在高安屯建设东北热电中心;统筹高井和石热搬迁工作,在高井建设 。四大热电中心及其配套水电气热市政工程项目共涉及8个主要建设单位,40个工程项目,总投资约477亿元。

采暖锅炉燃煤缩减 “煤改气”有喜有悲

燃气机组与燃煤机组相比,具有能源利用效率高、污染物排放低的明显优点,到“十二五”末,按照预期目标,四大热电中心建成、燃煤电厂关停后,北京市热电联产机组能源利用效率可提高20%, 相比现有燃煤机组,污染物排放每年可净减少二氧化硫排放10000吨, 净减少粉尘排放3000吨,节能减排效果显着。2012年,北京市燃煤总量是2300万吨,其中552万吨用于采暖锅炉,北京市提出未来5年压减燃煤1300万吨的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这552万吨用于采暖锅炉的燃煤缩减也被提上了日程。

青塔小区供热厂位于北京市丰台区青塔小区芳园,建于1992年,这两台40蒸吨燃煤锅炉,供热面积约70万平方米,为周围9000多户居民提供暖气。2014年3月15日凌晨,青塔小区供热厂正式停止供热。北京热力集团科利源公司的付明武,1993年来到青塔小区供热厂做一名司炉工,当时他只有19岁。眼见到这两台燃煤锅炉时,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付明武:当时看见大东西有点发蒙了,就这样。因为早以前烧过小锅炉,烧过小锅炉,这一见这么大锅炉,好像见都没见过,是有点发蒙。锅炉,一烧就21年了。

付明武:今年3月15日。

:今年3月15日停了。

付明武:对,从当时的小伙子烧成老头了。

:还是很有感慨的是吧?

付明武:对,因为毕竟干21年了,比如说冬季供暖的时候,特别是冬季,从外头来上班,早上来一上班,离老远就看那个烟囱冒烟,如果要不冒烟,就出事了,这是我们搞供暖的习惯,离老远,烟囱高,离老远就看烟囱,烟囱一冒烟就踏实,如果烟囱不冒烟的,供暖肯定是出事了供暖是不允许停的,它不是安全稳定吗?

:这是历史的一个记忆吧,算是。

付明武:对。

付明武告诉,眼前的两台燃煤锅炉在20世纪90年代还是比较先进的,机械化程度较高,燃烧排放物在当时也是达标的。而在2012年,当焦云轩眼看见这两台燃煤锅炉时的感受,却和付明武完全不同。

北京热力集团科利源公司焦云轩:2012年次到这个锅炉房里面,来了以后可能比较惊讶,惊讶设备陈旧,而且还是燃煤系统,通过它的外观,锅炉外观使用年限来说已经达到了快要报废的年限的情况,很惊讶还能够使用。由于它是区域锅炉房,他是的一个热源,一旦锅炉出现问题,整个这个地区的供热都会受到影响。

青塔小区供热厂锅炉房

焦云轩告诉,在2012年他所在北京热力集团接手青塔小区供热厂时,就已经制定了改造方案,改造后,在原沉渣池位置新建地下锅炉房,安装3台40蒸吨燃气热水锅炉及配套系统,总供热面积可达120万平方米,是之前燃煤锅炉供热面积的1.7倍。

北京城建集团项目经理戴悦:这就是我们城建集团建的三台29兆瓦热水燃气锅炉,黄色的部门就是咱们的燃气管道,将来经过红色的燃烧器进入锅炉本体,烟气通过银色的管道排放到省煤器,产生二氧化碳和水进入大气,目前三台29兆瓦热水锅炉的保证的70万平米的供热,将来产能达到120万平米。

由于原有的燃煤锅炉距离居民楼较近,现在的燃气锅炉房被安置在了地下17米的深处,截至目前,这是北京热力集团‘煤改气’过程中,一个深藏地下的燃气锅炉房。地面上省出来的土地可以被改建为绿地。这将直接消减燃煤量约2万吨,减排二氧化硫120吨,烟尘32吨。贾永波就住在供热厂附近。他惊讶地发现,远处的烟囱、输煤廊和煤库已经变得空空荡荡,眼前的这些设备也将全部下岗,原本煤灰满地、在家也不敢开窗的日子,今后是不会再有的了。

北京市丰台区卢沟桥街道芳园社区贾永波:就是每年供暖季的时候,从11月15日到第二年3月15日,咱们这个大烟囱在不停的冒烟,然后经常会有一些粉尘之类的东西落下来,像风大的时候像居民家里面要开窗户,有的时候会刮进一些脏东西,对生活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为了进一步加快能源结构调整,北京市对全市能源运行情况进行了更全面的安排。并且明确了压减燃煤的倒计时。8月5日,《北京市高污染燃料禁燃区划定方案(试行)》正式发布。北京市将首次正式划定高污染禁燃区,包括城六区和北京经济开发区全境,以及远郊区县10个新城、全市市级以上开发区。禁燃区内将彻底禁用燃煤,包括居民炊事、取暖。今年底前,北京经济开发区个建成禁燃区,东城、西城全境2015年底前建成,城六区2020年底前禁燃。北京的能源消费结构,正在发生着历史性的变革。

民用散煤燃烧的控制同样重要

防治燃煤污染是北京市改善环境质量的重要举措之一,已连续实施十余年。1998年以来,北京市委、市政府坚持把压减燃煤、加快天然气、电力等清洁能源发展作为改善空气质量、保障民生的重要内容,不断推进能源结构调整。 2012年能源消费总量比1998年翻一番,煤炭消费总量却减少了700万吨,下降到2300万吨,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比重从57.6%下降到25.4%, 除了电厂、采暖锅炉,还有那些地方能压减燃煤呢?

2013年,北京市提出未来5年压减燃煤1300万吨的目标,电厂、采暖锅炉都在调整能源结构实现压减燃煤。 在火电厂污染物排放受到环保部门的严格监控的情况下,控制民用散煤燃烧显得格外重要。来到了北京二环路以内的旧城区进行了探访。

北京二环路以内是旧城区, 总占地面积为 62平方公里,旧城区平房冬季取暖一般采用小煤炉或小型烧煤锅炉取暖, 按照平房建筑总面积约1500 万平方米计算,采暖燃煤量约为120 万吨, 每平方公里耗煤约为 8万吨,这对北京中心区的环境,造成了较大的污染。此外,二环路内平房多在较狭窄的街道和胡同里, 热力和燃气管道难以施工,更给平房采暖改造带来很大的困难,这也是多年来一直无法彻底改变燃煤采暖的重要原因。住北京西城区校场小七条的胡尚仁,就是北京二环内老城区一批使用燃煤取暖的居民。

胡尚仁:这个这是因为这屋子比较大,这三个的火,三个火眼儿的火,每个火眼儿得4块煤是几块煤,反正每天吧,这个正常的得30多块煤,这样很麻烦,你添进多少,还得拿出来多少,那个反正就是挺麻烦的。

:一般的能烧的温度,能烧多少度大概?

胡尚仁:一般的也就是,到不了20度。

:到不了20度?

胡尚仁:对。因为我们的房子比较大,这五间房吧,两边的房子不算太暖和,况且煤还用得特别多。

:一个冬天大概用多少?

胡尚仁:一个冬天得9车,3700、3800块煤,3000多块煤。

胡尚仁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搬到小七条胡同的。她告诉,一到冬天,小院里的墙根处、窗台上都堆满了蜂窝煤,大街上、胡同里,送煤的板车连同做蜂窝煤的煤铺,共同构成了她对北京冬季的记忆。

胡尚仁:每年这个煤,这一廊子都得是满的。

:都满的?

胡尚仁:对。因为什么,就是一块叫9车煤吧,叫8车煤,所以它都满了这儿,都得满了,有时候都得告诉,我说你别把我的窗户挡上,你看这每年,多少年了都是一直这样。

:每年大概几月份开始买煤?

胡尚仁:9、10月份就开始产煤。

煤车

2001年,北京市启动核心区文保区居民采暖“煤改清洁能源”工程,简称为“煤改电”工程。也就是用蓄热电暖器代替了之前的燃煤取暖。王俊霞家住北京市宣武区崇效寺社区,2013年的冬季,她们改用蓄热电暖器。

王俊霞:给我这三个屋就是全都安上了暖气,就是我就心里特别高兴,为什么呢,首先安全,就是不怕中煤气了,我可以整宿的睡觉,不用夜里起来添火了,什么还要搬煤了,这都不用了。第二个,就是环保,特别干净,而且屋里没有,你要掏炉灰屋里特别脏,这特别干净,这又是一个,再一个还比较经济,比如说白天我们就用国家那个4毛8分8那个电,到晚上九点到早上六点,我们这是优惠的价,就是3毛钱,3毛钱一个字,等他使完这个冬天的四个月取暖的时间,我们还可以到煤改电办公室报销2毛钱,实际我们才使1毛钱,就是从经济上我们又得到实惠。

王俊霞告诉,“煤改电”使的这种蓄热式电暖器,它能在加热8小时蓄热基础上,持续放热16—18个小时。所以大家都是利用夜间低谷电价加热蓄热,白天停止加热依然可以放热,这种方式比普通的非蓄热电暖器节约一半以上电费。根据王俊霞测算,他们家四间平房,以前冬天用于购买取暖用煤花费2000元左右,“煤改电”后,一个冬天取暖所需电费1000多元,节省近一半;政府除了对居民取暖用电进行补贴外,还免费对一些地区的老旧线路同时进行了增容,每家的电表统一更换为智能电表,用电容量相比普通不是“电采暖”的用户有所增加,提升到了16千瓦,以满足居民冬季采暖及日常用电需求。

国家电北京城区供电建设部项目管理中心副主任王程:截止到2013年北京市核心区平房居民总共改造了约26万户的煤改电的居民,那么大概按照我们目前的测算,平均每户居民我们外电的投入大概在3万元左右,那么每户居民他的这个电暖气的采购,他的资金是分为三部分,由市区两极的这个财政进行这个2/3的补贴,居民等于是自己出1/3来购买这个电暖气的设备。

现在,崇效寺社区287户居民,已全部完成了“煤改电”,家家门口都立一个配电箱。从前居民过冬时放燃煤的煤池,正在成为记忆中的历史。

配电箱

王俊霞:这个煤池子在早的时候,不是家家户户吗,都是买了煤以后就没有这个池子,就乱堆,然后盖上塑料布,就不整齐,不美观,后来那办事处就是下来力量就给我们每家盖一个这个煤池子,就等于我们的煤冬天放在这里,什么下雪了、下雨了都不影响了。

:这用多少年这个?

王俊霞:这个用了也有二十多年了。

:就是马上下一步这个也要拆掉了?

王俊霞:对。马上这个要拆掉,因为煤改电了,这个马上要拆掉。

:就是已经成历史了?

王俊霞:对。所以这个马上也要拆掉了,因为“煤改电”不需要放煤了。

解说:

截至2013年底,北京核心区使用“煤改电”的居民达到26.4万户,以一年户均燃烧1吨煤计算,每年可减少排放二氧化碳69万吨、二氧化硫224万公斤、氮氧化物195万公斤,对改善北京城区空气质量,降低PM2.5排放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除此之外,根据《北京市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从2013年起,北京市还将逐步实施农村优质燃煤替代工程。全市计划完成减少农村劣质燃煤总量80万吨左右;高万喜,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村民,2013年冬季开始使用政府推广的“清洁煤”取暖。

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村民高万喜:您看,这是我去年从煤厂进的煤。

:去年进了多少吨?

高万喜:我去年进了六吨。

:当时是什么价格?

高万喜:当时的价格是820块钱。

:以前用烟煤的话大概是什么价格?

高万喜:过去用的纯粹是私人的,高价。

:价格什么情况?

高万喜:他那个是改的,一吨是一千二到一千一,分量也就800斤。

高万喜买的“清洁煤”

高万喜告诉,“清洁煤”之所以比烟煤便宜,主要还是得利于政府的奖励政策,对于使用“清洁煤”用户,市财政会奖励他们200元,同时区财政再会给予一定的奖励,来鼓励他们这样的散煤用户使用“清洁煤”。

注意到,这些清洁煤都是用编织袋包装好统一销售,上面还印有生产厂家和执行的标准。根据北京市质监局2014年6月25日发布的《低硫煤及制品》地方标准规定,从8月1日起,北京市所有用煤单位,无论民用还是工业都须使用低硫煤,硫的含量需要小于等于0.4%。根据北京市环保局的统计,北京民用散煤污染物排放量二氧化硫占到30%,氮氧化物占到5%,烟尘占到6%至10%。实验显示,优质无烟煤含硫量低于0.8%。跟以前烧劣质烟儿煤相比,每用一吨优质煤除了可减少排放烟尘86%,还能减排二氧化硫62%、氮氧化物35%,减排效果非常明显。一直从事“清洁煤”销售的李志凯告诉,北京城区煤炭销售量逐年递减,郊区清洁煤的需求量却在逐年递增,他所在的京煤集团也在积极调整销售计划。

京煤集团金泰燃料公司优质煤管理办公室主任李志凯:东西城核心区主要是以减煤为主,销量是大幅减少,按照北京市的规划可能到2015年的,东西城核心区要取消燃煤。然后,郊区减煤换煤同时推进,所以换煤量还是增加不少,优质煤的销量郊区会增加很多,城区是减少的非常少,也就是一万吨左右。

:你的意思是现在城区里面很少了,主要是集中销量大郊区?

李志凯:对。

:郊区这块现在是什么情况?

李志凯:郊区今年按照市政府的要求,今年在去年的基础上,还要再增加30%的量,按照市里边要求去年80万吨的基础上还要再增加减煤换煤120万吨。我们预计今年全市的优质煤量在80万吨,80万吨到100万吨左右。

【半小时观察】节能减排的根本是调整产业结构

国务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国十条”)中提出了各地要采取压减煤炭消耗的措施,鼓励采用天然气,引起了全国各地一片削减煤炭的行动,能源结构的改革让人充满了期待,“煤改气”,“煤改电” 作为北京能源结构调整重要的一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是我们也要客观的看到,因为一些地方也一度出现天然气用量告急,无法及时供应的问题,如何保证清洁能源供给成为能源改革路上一个关键问题,而且,在优化能源结构的同时,不能忽略了能源消耗总量的有效控制,节能减排,实现低碳发展的根本,还是要花大力气调整产业结构,改变我们高能耗的经济发展模式。

碳晶电地暖
防尘墙
宠物小猴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